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2019.3.28 紫陶名家 814

在道教里,长老是门派中的支柱,德深艺高者为长老;在门派里,长老位置仅次于帮主教主,更有一些帮派众长老的声威在…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张

在道教里,长老是门派中的支柱,德深艺高者为长老;在门派里,长老位置仅次于帮主教主,更有一些帮派众长老的声威在帮主之上;在建水紫陶里,长老匠艺精深,有他们在,我们心里就有底,他们走上台,就镇得住局面。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张

今世建水紫陶里,有这样的四位长老,他们是: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

一、陈绍康  建水紫陶国家级非遗传人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3张

现年77岁的陈绍康仍然坚持创作,提到建水紫陶,首先就会想到他,他是建水紫陶永远绕不开的一个人。

13岁时,陈绍康就随父亲学习制陶,从此与建水紫陶结下终身的缘分。由于父亲的尽心教导,由于自己的刻苦尽力,他几年后练就了扎实的手工制陶功底,能书会画,善于雕琢规划,谙熟一整套建水紫陶的制造工艺流程。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4张

在建水工艺美术陶厂担任技术副厂长期间,他对建水紫陶做了必定的创新。其规划制造的紫、黑、白、黄陶器著作,吸取了古今陶瓷艺术和青铜器造型的精华;制造时先在陶坯上书画、雕琢,然后用各色泥料镶嵌成色彩斑斓的书画篆刻图画;烧成后,再用特别的工艺磨光,使著作光可鉴人,达到了别致古美的境地,有较高的赏识和保藏价值。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5张

作为建水紫陶唯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传承人,陈绍康对建水紫陶的艺术传承有许多慨叹,他认为建水紫陶艺术是一门以集制陶、书法、绘画等为一体的艺术,根底十分重要;学习者,必须从年轻时开端。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6张

因而,陈绍康膝下的两男两女,均在年少时就继承了紫陶艺术。大儿子陈俊是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云南省工艺美术师。小儿子陈沛开了制陶厂,女儿在紫陶壶嘴和壶把的粘接工艺上,是把能手。

他说:“紫陶艺术能在我们家一代代地传下去,和紫陶千年艺术的魅力,以及建水传统文明的厚重气氛,是分不开的”。

二、谭之凡  向氏传人有大师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7张

1973年,23岁的谭之凡投身于建水工艺美术陶工作,其恩师是誉满滇内外的老艺人向逢春之子向福功。

向福功(1919年-1987年)自幼随父习陶,从事拉坯,装修,雕琢等作业。“书画和装修得父亲和王定一等名家的真传,积众之所长,且独创自己的艺术风格。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8张

三十余年来,谭之凡醉心于建水紫陶工艺美术的探究,练就了十分深沉的功底。他对对建水紫陶的规划造型,装修,书画均有较高的造就。其书法善行草,所画梅,兰,竹,菊自成风格。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9张

谭之凡的著作,集精深的陶艺,精巧的书画,奇妙的构思于一体,展示了其深沉的书法与绘画艺术功底,带给人们一种质朴,醇美的艺术享用。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0张

在造型,色彩,纹饰上,他的著作尽显高雅古拙,墨艺飘香的我们风范,以“经典之作”,“紫陶之珍”而享誉国内外,成为了出名遐弥的建水工艺美术陶承先启后的传承人。

三、袁应德  天分悟性的紫陶巨匠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1张

1948年,袁应德生于建水,在很小的时候,即表现出对建水紫陶工艺的天分悟性。13岁时,家人将他送到建水陶器厂学习建水紫陶的制造技艺,得到向福功的亲传。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2张

通过五年的拜师学艺,18岁时的袁应德在制陶手艺上就展示出了非凡的天分。制泥、拉坯、雕琢、烧制,所有工序无所不通。其间以拉坯最为精深。袁应德也因而成为陶器厂其时要点培养的人才。

袁应德也是与建水紫陶相伴了终身,几十年来,他致力于传承延续建水紫陶的传统工艺,一直坚持用成品率极低的“传统土窑”烧制,追求天然偶得的“窑变”色泽,使建水紫陶特别于其它陶类的共同魅力得以展示。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3张

袁应德的著作造型古拙洗炼,保有“建水紫陶”传统器形的厚重高雅之美,亦有自我特性的流畅通达之神。远观其器造型,线条改变谐美,犹如水墨国画寥寥数笔尽显气势神韵。

器形美是陶器价值及魅力的首要决定因素,袁应德以此绝技成名,成为建水陶界的拉坯领军人物。其制造的玉兰瓶为建水陶界一绝,拉坯难度甚大,至今能制此瓶者屈指可数;博古瓶古拙大方,造型美丽;其著作深受文人雅士、民间保藏家的喜爱。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4张

不管年代怎样改变,袁应德是建水紫陶传统工艺的坚定传承者,他说:“用土窑烧出来的陶,各种色彩都不一样,烧出来的茶壶,和用液化气烧出来的茶壶泡茶相比,滋味便是两个样,老窑烧出来的茶壶泡出来的水要好喝一些。”

四、马成林  一念执着悉心做陶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5张

1986年,由马成林规划、陈绍康制造完结的一件著作–仿青铜台灯被我国工艺美术馆保藏,32岁的马成林一举成名!

知道马成林的都知道,他好烟好酒好茶,并且深谙其道:“抽烟是让我停下来歇息且想问题;酒能够让我遗忘些东西,让自己振奋;喝茶是慢慢品生活是享用。 ”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6张

马成林二十岁进陶厂,这之前他打过铁;能做好吃的饭菜;能规划并制造服装;自学点医术能开药方;懂些风水形而上学;能吟诗赋歌;还教过书。

凭着这股子好学精力,在接触建水紫陶后,他在陶艺上也成为一个技艺全面的人。从泥料的选取,一直到烧窑到打磨抛光他无所不能。他是一个窑子最多的人,有气窑、电窑和自己规划制造的“土柴窑”。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7张

马成林醉心于青铜文明、秦汉文明、远古岩画和民族图腾文明,这些在他的著作中的都有表现。

在装修中,马成林采取共同的手法,可谓体裁多样,融古炼今。材清闲品茶、歌舞升平、儿童嬉戏、牛耕马奔、垂钓自得、老者修身、历史诗词、鸟儿自乐、鹰击长空、鱼儿畅游、山水风景、十二生肖迎新年等等都曾被他表现在著作上。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8张

作为传统的陶产区的陶艺家,马成林的视野是全局的。土生土长的他在传统文明的熏陶下其文明底蕴深沉,又能借鉴西方今世艺术。做陶对他而言,是一种愉快而自信的进程,是心里情感的开释和文明叙述的进程中,他的心与陶同在。

云南建水紫陶四老:陈绍康、谭之凡、袁应德、马成林,匠艺精深 紫陶名家-第19张

“我在废纸上画出了一个又一个夜晚,我在轮盘上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白日。”

这是马成林艺术之路的真实写照。

在一个领域里探究并非易事,而一念执着终究修炼为长老级的人更是豪举,将建水紫陶当做终身的工作则是从骨子里血液里深爱着建水紫陶。他们是建水紫陶“今世四老”,他们一路走来看似平淡,但其间多少暗涌和波涛被他们的精力抹平。

跨过荆棘和泥沼,他们至今仍然保持着那份初心,他们有五百年不染一点风霜的笑容,他们是十万八千里也没有止境但仍然跋涉的行者。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