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2020.9.16 紫陶介绍 1437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1张

陈朝超柴烧

| 柴山窑

“柴烧”算是近两年来陶瓷业内最火热的话题,市面上各类柴烧器皿层次不齐,以往大家都从柴烧的质朴层面来讨论感观上对柴烧器物的认识,追求的陶土与火的交舞的痕迹与落灰,给器物自然的古拙、枯寂的美。立意妙而意境深,每一件柴烧的唯一性与变化的艺术性是最大的追求。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2张

陈朝超柴烧壶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3张

柴烧名家陈朝超

但,现在柴烧市场的混乱确实让人头疼,仿佛都在为了烧出更重的釉色,更加炫彩夺目的色彩:

“旋转的硅板能够让器物挂满更多釉”

“加入蕨类物质,能够烧出银色”

“加入高岭土能够增加坯体流釉,降低破损率”

……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4张

陈朝超柴烧壶

好像渐渐的大家忘了,柴烧最初的美感与艺术性,挂满釉毫无艺术可言的东西成了所谓“精品”,古拙、诧寂、静谧、朴实这些柴烧特有的美感无处可寻,让原本古拙的柴烧,披上厚厚的袈裟,华丽无比毫无想象空间。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5张

柴烧大师陈朝超

柴烧艺术的奇妙就在于留有足够的想象空间,有多变丰富的肌理釉色结合,有浑然天成、有古拙耐看,柴烧它曾是有“温度”的器物代表,而今……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6张

柴烧名家柴烧

可怕的是还有建很多窑,每天无休止的工人轮流烧,一批一批的“柴烧”流向市场,拿着最“绚丽”的柴烧作品,炫耀着成品率,甚至对柴烧唯一的理解,就是烧出釉,那还不如直接做上釉的柴烧。

并不是说大规模重复生产的柴烧没有艺术性,只是由于大量的生产,使重复性的东西太多而削弱了它的艺术性本身了,或许可以称为地方特色的柴烧产品……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7张

柴烧名家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8张

陈朝超柴烧

柴烧是一门充满情感的艺术,倾注了创作者对自然的情感,以其独特的审美意象,给观者和使用者带来不同的联想。每个烧窑者对柴烧的认知,理解或创造方式都有所不同。从一把泥土,到窑的设计、排窑的摆放,陶土造型的设计及成型,柴窑燃材的掌控,无一不践行着他们的创作理念。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9张

陈朝超柴烧名家

同一种泥土每一窑的变化,木柴的改变对坯体的改变,不同的陶土字不同温度下的变化。让自己的作品多元,多看多学提高美学基础,创造出更有价值、经得起时间沉淀的柴烧作品。

柴烧,不仅是燃烧薪柴,更是人与窑的对话、火与土的共舞。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10张

柴烧名家陈朝超

感性的从眼观去欣赏柴烧的美,理性的实际分析,拿柴烧泡茶器来说,从泥土的成分,釉色的可靠性(有的为了美上化工釉、金属釉等)、气孔等方面考虑实用性,是否泡茶会更加好?如是摆件,可从艺术性看。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11张

陈朝超柴烧的壶

“艺术和勤奋无关。”话虽说的满了,但也不无道理。柴烧的艺术性与烧过多少窑、多少件无关,踏踏实实把其余的时间用于学习,制作,思考和后整。美妙的艺术总是使人轻松惬意,阅之欣然,如心弦的琴弦拨动,亦如柴烧的火焰,跳跃着欢快的颤栗,情感亦然。

柴烧,就是比谁家绚丽谁家流釉多? 紫陶介绍-第12张

柴烧壶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