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紫陶壶与普洱的相遇、相知、相融

2019.4.7 紫陶与茶 1512

 建水紫陶壶与普洱的相遇、相知、相融 紫陶与茶-第1张

紫陶,谜一样的器具,在谜一样的云南小镇上不知不觉竟也摇曳生姿了很多很多年。那些几百年前,流落至此的文人墨客们或许从未想到过,他们的故事虽已沉积,但其儒雅风流的前史文人情怀或对故国家乡的幽幽悲叹却都被永远凝固在了这样一件件肃穆典雅的陶器上。

      宋有青瓷,温润如玉,元有青花,清丽雅致,明有粗陶,朴拙高古,清有紫陶,……

紫陶,又叫建水陶,因产于云南建水县,呈赤紫色而得名。据现有的史料和实物考证,建水紫陶产生于清代,始于道光年间,是在明代粗陶出产昌盛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建水古城的北郊有一个窑火烧出来的村落——碗窑村。碗窑村始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后人只知道这里世代是以陶瓷为业,村落由制陶而生。村子身后的红土坡由东向西绵亘数里沉寂着一大片行迹清晰的古窑遗址和堆积如山的陶瓷残片。1980年,中心工艺美术学院与建水工艺美术陶厂初次对建水古窑遗址和陶瓷残片进行的叩访中,意外而惊喜地发现了很多的宋代青瓷、元代青花、明代粗陶和清代紫陶的残片,由此,他们从这种极富灵性的陶瓷言语里,破译出了古人无意中传递出的前史与文明。
在1953年在北京举办的全国民间工艺品展览会上,建水紫陶被列为我国四大名陶之一,与江苏宜兴陶、广东石湾陶、四川荣昌陶并驾齐名。

建水紫陶的泥料取自于建水境内,窑匠们选用当地红、黄、青、紫、白五色土来制造。陶土经捶打、泡水搅浆、用300目的丝网过滤、泥色呈绛红色;在镇浆成泥后用托盘暴晒脱水,经人工揉泥、拉坯制成陶器。不过,由于泥料的细腻,在湿润状态下的可塑性相对较弱,因而,建水紫陶一般不采纳灌浆注模的方法制成器型,也不适宜制造大型器件,也因而特性,成果了建水紫陶可以在器物表面做纤细雕琢填泥和无釉磨光的特殊工艺,也构成了她与其他含砂陶器最实质的区别。

在拉坯成型的陶器上书写字画是紫陶文化中最引人入胜的靓丽丰色。不过,令人惊讶和惊奇的是,其实建水的工匠和艺人们大多都不识字,但他们内心深处深藏着的浓浓文人情结和艺术气息却与云南少数民族地区花哨,美丽,奔放的风格特征彻底不同。一起,他们一切制造的器形和镌刻的图案自然,朴实,没有手稿,没有肯定的规范,心中所念所想即所作所画,所以,在建水紫陶中找不到一件彻底相同的作品,但每一件却都详尽而传统的彰显了唐宋明清时汉文化的遗风雅韵。

建水紫陶壶与普洱的相遇、相知、相融 紫陶与茶-第2张

在对陶坯落墨后,便是建水刀客们进场的时候了!将墨迹雕琢成模,采用阴刻阳填或阳刻阴填来体现书画的意境,其镌刻的手法也是紫陶的一绝,再经填泥、修坯、风干、焙烧、分次打磨抛光今后,线条会呈现出恰似经千年锈蚀风化而斑驳陆离的肌理变化和天生古拙的金石之气。仅仅,您是否能幻想得到,在建水,持刀暗涌江湖,手起刀落的刀客们竟然大多是当地单纯良善的青衣妇人们。她们出手必须稳,准,狠,心细胆大,手法流畅,下落有神,将一把小小的足刀在她们的手中戏耍的行云流水,游刃有余。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到最终,紫陶出名了,大师出名了,而这些利落的刀客们的名字却从来没有被留在陶瓶上,仅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忠实地实行着自己的普通和单调。

建水紫陶的坯土是以氧化铁为主要呈色元素的红色粘土,镌刻后用以填色的泥料则是含硅的白色粘土,一些灰绿的、浅绛的、橙黄的天然彩泥被美妙的敷上了紫色的陶坯,这种人为的创新和发挥,极大地彰显了建水紫陶的艺术体现力。
其中,“残贴”为建水紫陶中最具魅力的体现言语和标志性图案,也是工匠艺人们在陶坯上施泥为彩最炉火纯青的艺术制造。关于残贴,现在的匠人们大多已不识其来历,仅仅坊间悠悠有传说,其诞生为当年流放至此的汉官在暗夜为抒情抑郁而吟诗作画时,将撕碎的废纸堆积一处,却无意间发现这凌乱的摆放竟饱含着一种独特而孤寂的美,于是,连夜将废贴交由匠人们镌刻在拉坯制造好的陶器上烧制出来以做纪念,竟不想,这残贴的制法竟由匠人的后人和传人们一代又一代的保留了下来,成为了现今建水紫陶终最独有的体现形式。残贴的做法是:将坯上的字画分别以阴、阳两种刻法穿插刻出,在刻模上以彩泥交替填充,多不过五六块,少则两三贴,让观者心随神移,浮想联翩。

建水紫陶烧制的传统窑称为龙窑,与宜兴烧制紫砂的龙窑相似,一般呈竖卧状依山由低向高逐台而建,火门在下,切面为上圆下方马蹄形。烧结温度一般在1200摄氏度左右,因陶坯中的呈色元素含量不同,高温下窑气的变化使得陶器在焙烧进程中会出现意外的颜色和花样,构成可遇不可求的“窑变”。

建水紫陶壶与普洱的相遇、相知、相融 紫陶与茶-第3张

不过,通过烧制之后出来的建水陶,外面是一层银灰色的,紫红色的,带有金属质感的火皮,简略理解就像是锅巴,这个时候的她就像翡翠的赌石一样,你底子还不能看出她的真实相貌,但是“宝剑锋从磨砺出”,好陶当然也是靠磨出来的。因了泥料无砂的细腻,可通过精密的打磨而使陶明如镜,也因了高温的焙烧,陶质坚固若铁,所以,人工的打磨异常困难。其磨制分为亚光与亮光,传统工艺上再打磨时,陶人们将陶器置于装盘之上,用泥巴固定住,在转盘飞速运转下,双手各执一磨石打磨,由于是用泥巴固定,所以陶器会晃动,这就考验磨工师傅们的手工了,他们的手要跟着陶器晃动来起浮,并且用力要恰当,轻了磨不出来,重了,啪一声陶瓶要不飞了,要不就碎了……再磨的时候,师傅们依据磨的状况,先用粗砂去糙,随后用细砂均匀地除掉粗砂打磨时留下的拉丝,然后用油石将坯面磨光,再运用磨工师傅们各家各自珍藏的光石进行抛光细研。最终用油脂对陶器进行周身擦拭让其渗透,以除却表皮上纤细的灰蚀,通过这些详尽繁褥的进程,这些粗糙无神的陶器会显露出诱人的绰丽丰姿,以达到温润细腻的视觉效果,堪称神奇。

在茶的世界中,对于建水紫陶与茶的相遇,似乎冥冥中总有些相见恨晚和志同道合的感觉,特别是普洱茶。首要,紫陶的烧结程度高,质地紧密坚固,介于紫砂和瓷器之间,既有必定的气孔率,又不像瓷器那么的密不透风,对于储存普洱茶来说,能够为其供给一个相对愈加安稳和长久的防护圈。其次,紫陶的吸水率较低,沏泡茶叶,锁香的一起能使茶质纯正而不变味,还原本真,虽然适茶性不如紫砂壶广泛,但冲泡高香,厚质的干仓普洱茶、岩茶,以及醇和甜美的红茶仍是十分适宜的。最终,紫陶的风格古拙自然中不失安静典雅,浑厚斑驳里又自得清逸洒脱,是以芸芸中早已与普洱等茶有着千丝万缕,一点灵犀的高情远意。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